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娱乐 时尚 经济 科技 旅游 汽车 教育 体育
 位置: 第一财经热线 >> 新闻文章 >> 新闻 >> 正文
踽踽独行,仍望远方 ——写在《股权众筹规制问题研究》面世之际
来源:第一财经热线   更新时间:2019/8/30 16:19:59

  本书其实是“无心插柳”的产物,而偶然之中又存在某种必然,这种必然贯穿在我研习证券法的心路历程之中。

  早在2005年进入清华大学法学院攻读硕士学位之时,在汤欣老师循循善诱的证券法课程上,我就开始对证券法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我的博士论文选择了“私人股权基金规制问题研究”这样一个证券法方向的题目。 2009年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访学期间,我根据合作导师Kenneth E. Scott教授的建议,选修了大量公司法、证券法和公司金融的课程,深入研究了美国证券法律制度。博士毕业后,我进入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部从事具体的证券法律实务工作,对证券行业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和体会。在此期间,我对证券法的理论思考未曾间断,时刻关注着国内外最新的证券法研究成果。其中,尤其引起我兴趣的是C. Steven Bradford教授于2012年发表在《哥伦比亚商业法律评论》上的“Crowdfunding and the Federal Securities Laws”一文。于是,我在工作之余收集相关的资料和文献,做一些业余研究。没想到,这些研究后来竟然派上了用场,最终变成了这本书。 之所以说我对众筹的研究派上了用场,是因为2014年1月参加厦门大学法学院新聘教师的试讲时,我选择了“美国对众筹的立法规制”这一题目。当时国内法学界鲜有人研究这一新鲜的小问题,将之作为讲课的话题还算能够引人关注。同年秋季,我离开了学习、工作和生活了八年的北京,前往东海之滨的厦门大学法学院任教。当时学校的政策要求应届博士均要做两年的师资博士后。我虽已不是应届博士,但由于此前在证券公司的工作经历与高校无关,也要遵从这一规定。或许是因为我之前试讲的题目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博士后合作导师刘志云老师建议我将众筹监管问题作为博士后研究项目。 坦白说,我当时主要的研究兴趣仍在读博期间研究的问题——私募证券市场的规制上,众筹只是临时用作试讲的一个话题而已,在证券法体系中未必见得重要或可行。股权众筹规制问题似乎过于细小琐碎,股权众筹这一发行方式即使取得成功,也不过是对证券公开发行和私募发行制度的有益补充,充其量只能算是为我国资本市场锦上添花。 当前,我国资本市场最紧迫的制度建设任务尚不是股权众筹。股权众筹的行业发展与规制前景充满了不确定性。尽管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证监会组织等在内的国际组织和主要资本发达国家均对股权众筹支持创业融资、促进创新创业和普惠金融等功能寄予厚望,并且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始了股权众筹的立法和实践,但是到目前为止,股权众筹在世界范围内尚未取得普遍成功。就我国而言,国务院在2014年就提出要尽快对股权众筹进行试点和立法,但是由于《证券法》的修订工作进展缓慢,股权众筹的试点工作至今尚未付诸实施。

 
  无论如何,探究股权众筹规制问题的意义成了我在随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寤寐思服的问题,倒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而是为了说服自己是在做有意义的事情。其实,股权众筹规制问题的意义并不必然取决于该制度的成功实践。 在本书即将完稿之际,全国人大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证券法(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将众筹发行豁免于核准或注册,股权众筹制度在中国的实施指日可待。但是,关于它能否成为一种有效的融资方式,仍需实践的检验和各界的共同努力。作为研究者,只要秉持客观中立的研究立场和实事求是的研究态度,对问题进行深入剖析即已尽到本分,而不必刻意鼓吹所研究对象的重要性。股权众筹制度能否在中国落地生根乃至开花结果,取决于一系列不确定的复杂因素,这些因素正是本书探讨的内容。 股权众筹是一项较为细小琐碎的制度,并不符合一些学术刊物对宏大理论的偏好。然而,这一制度极具代表性。作为互联网金融和市场创新的典型代表,股权众筹规制问题不仅完整呈现了证券法对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技术的回应,对证券发行的公私二元划分提出了挑战,引发了人们对公众公司和公众化的反思,而且生动地展现了政府在对市场创新进行规制与治理时的成败得失,进而对于探讨政府与市场的复杂互动关系乃至我国国家治理现代化均可能具有管中窥豹的典型意义。

 
  研究者与研究对象之间是相互塑造的关系。即使是看上去偶然选择的研究议题,也会影响研究者今后的学术兴趣和方法。在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期间,我的专业方向分别是属于传统私法领域的民法和商法。不过,最近这些年,我的研究兴趣和研究领域渐渐集中于“规制”这一公法论题。这其实是由我所选择的证券法研究方向所决定的。证券法在国内虽然经常被归为商法领域,但是其本身具有显著的公法色彩。美国的证券法课程和教材更多地被称为“Securities Regulation”便是一个明例。 我自十余年前投身于证券法研究伊始,便在冥冥之中进入“规制”研究的具体领域,而自己在当时甚至并未意识到这一点。直到后来,随着对证券法研究的逐渐深入,我才越来越深切地感受到所拥有的民商法知识背景不足以支持自己进行证券市场监管问题的研究。于是,我主动汲取行政法、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学科中关于政府规制的知识和方法,也有幸结识了一些公法学者。 一行禅师曾云,洗碗和走路都是一种修行。诚如是,则学术研究更是一种修行。我在股权众筹规制这一细小的专业技术领域踽踽独行了数年,寄望能阐发幽微,进而追寻更深层次的意义和更加充满希望的远方。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股权众筹规制问题为我指引的方向。  

  新书推荐

毛海栋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9年7月版

  作者简介:

  毛海栋,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美国斯坦福大学访问学者,中国证券法学研究会理事,厦门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曾任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高级经理。主要研究方向:证券法,金融监管、规制与治理理论。

  在《法学评论》《证券法苑》《金融法苑》等刊物发表论文十余篇,出版了《看门人机制:市场中介与公司治理》(合译)、《金融法教程》(参编)等著作。(毛海栋)

  • 上一篇:成长于靠谱团队中的靠谱青年
  • 下一篇:没有了
  • 大运在线车马驿新中网国华新闻网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点击申请
    北京总部:北京海淀区西三环北路世纪经贸大厦B座2208号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及专栏资料均由互联网所发,如有侵权,三个工作日内处理,未经授权不得禁止复制及建立镜像

    网站ICP许可:京ICP备12026475号-8

    联系我们:0314-7019944

    © 2014 第一财经热线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媒体合作 | 征稿启事 |